君一醉

一敬天地苍生,二敬盛世繁华,三敬时光不言,四敬岁月翩跹。

[魔道天官渣反]今天校长来了吗01

大学QQ群设定…还没上大学所以Bug应该很多

就是闲聊啦…没什么实质性内容

各种乱入,咳,应该不算ky叭



   [墨香校长全球后援会]

群主 绝世黄瓜

欢迎大一新生。

群主 沈清秋

不好意思忘了改备注。

管理员 柳清歌

你就没记起来过

群主 沈清秋

住口。

管理员 尚清华

…黄瓜兄,这都军训完多长时间了,你怎么才说欢迎

群主 沈清秋

我欢迎的是结束军训后活下来的人,你懂什么。

群主老婆 洛冰河

谁叫谢怜,滚出来

湖北直男 江澄

冰妹?你是冰哥吧

管理员 尚清华

哇洛冰河当着沈清秋的面发火了!哈哈哈哈!

山东七米一 金光瑶

洛学长的社团被炸了(微笑)

群主 沈清秋

我记得去年就被炸过一次,怎么,魏无羡又来了?

群主老婆 洛冰河

嘤嘤嘤师尊QAQ有个叫谢怜的炸了我的厨房QAQ

群主 沈清秋

…行我知道了,别蹭,上课呢。

湖北直男 江澄

沈学长天天批评魏无羡秀恩爱,其实自己才是秀的最狠的那个

山东真香 金子轩

谁还能炸了洛冰河的美食社?我记得上一次是魏无羡…上上一次…

某管理员的妹妹 柳溟烟

是墨香校长

管理员 尚清华

哇…这个久远的名字…当年我是在场人士,啧啧啧,洛冰河差点跪下

群主 沈清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群主老婆 洛冰河

…QAQ师尊我还是回你的乱世道士社吧,对哦,师尊这个称呼还是那个时候来的

群主 沈清秋

…你住口!!!我靠你怎么还记得那破玩意儿!!!请忘了好吗???

管理员 尚清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大学三年前成立,百废待兴。我们作为第一批学生,毅然决然地扛起了建设校园的光荣使命。那年那天,晴空万里,沈清秋站在台上,郑重宣布——

湖北直男 江澄

“乱世道士!伸张正义!拯救世界!造福人类!我乱世道士社今天成立了!!!!”

听说校长在台下笑的一脸孺子可教,欣慰至极

群主 沈清秋

…你们不是晚我们一届吗???你们怎么也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苏哥哥 蓝曦臣

学长,你在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当年岳清源学长把学生会主席席位让给你的时候,你可是当众抱着洛学长猛亲了一口

河北我不是黑社会 聂明玦

伤风败俗

山东七米一 金光瑶

有实力就好啦(可爱)

山东不傲娇 金凌

小叔叔你干什么啊你OOC了!

神不悦 谢怜

…hello?洛学长找我吗?

管理员 尚清华

出现了!大一小学弟!活的!不过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眼熟啊?

群主老婆 洛冰河

学生会来一下,说事儿

群主 沈清秋

哦…是炸了冰河社团的人。

山东真香 金子轩

沈学长看着点,别出人命

今天群里好正常啊,魏无羡呢?

湖北直男 江澄

今儿外校音乐社来找他们谈下个月市里举办的音乐盛典,忙着呢

山东真香 金子轩

那得注意点…厌离刚刚跟我说她好像听到了音乐社那边的爆炸声

湖北直男 江澄

???????????

大王 漠北君

我也听到了,声音很大

管理员 尚清华

大王!!!么么哒!

湖北直男 江澄

不是谁能详细地说明一下???这什么情况???

钢管舞好啊 魏无羡

钢管舞好啊 魏无羡

走江澄,吃鸡去,妈的气死老子了

湖北直男 江澄

你个破烂玩意儿又作啥精啊

钢管舞好啊 魏无羡

操你妈,再问干你.玩不玩,一个字

湖北直男 江澄

…玩

当着蓝忘机的面你说话注意点

回眸一笑百媚生 师青玄

各位学长救命啊!!!音乐社炸了啊啊啊啊啊

吃饭 贺玄

水横天 师无渡

青玄!你怎么了!音乐社在哪啊!

洛哥哥看我 纱华铃

吃鸡的你们当心,今天祁醉会来,祝你们碰上哦~

那个叫什么谢怜的怎么还不出来!我已经十分钟没看见洛哥哥了!

神不悦 谢怜

承蒙关照,这就走

群主 沈清秋

卧槽卧槽谢同学你太厉害了竟然和冰河打了个平手!

神不悦 谢怜

…是洛学长让步了,我以后…

群主老婆 洛冰河

出门左转,隔壁硬杠社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祁神乱入一下下哈

外校音乐社那个也是乱入,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有人猜到吗)













管他仇满天下,江山亦如画。
                                            ---《长生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好像真的比我想的薄情一些,儿女情长也好像真的抵不过重若磐石的江山社稷。也是,我是自傲了些,一时疏忽没有彻查你的底子,反教你钻了空子,让那剑从背后刺来。如今你我二人各有着不同的立场,我下意识想的居然是杀了你,好铺平我的路,而不是如何为你说情开脱。不知你还记不记得那段清茶淡水索然无味的日子,那时的皓然明月,玉壶买春,此刻全融化成这毒性缠绵的鸩酒,一杯饮下,幻世如泡影,浮生抵眼花。

日常发情(。

    可能感情只是藏在失落时背后的突然一掌,算不上什么风花雪月的脉脉情深。毕业时任他阳光絮絮亦或细雨斜飞,相视一笑便从此天涯不见,并不须烦恼其中丝丝缕缕纠缠不清的绵柔。偶尔翻照片蓦地想起来,也只是为白开水中撒一把细碎的砂糖,搅拌几下,略带甜意而已。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_~

【魔道祖师】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

•忘羡同人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请道友们多多指教

    是夜,魏无羡站在屋顶上,迎着满面月光,吹了支清曲。笛声清冽悠扬,和着晚风远远飘散。几个蓝家小辈偷偷探头来看,只瞟了一眼就做贼心虚地把头缩回。

    魏无羡正想笑,眼角瞅见蓝启仁从屋下走过,看都不看他一眼,被身边的蓝曦臣温言劝了几句,这才抬头,见魏无羡一身黑衣立于屋顶,哼了一声,算是问候。

    魏无羡挑眉,笑道:“二位今日有空出来闲逛啊。”

    蓝启仁又哼了一声,转身便走。蓝曦臣拦不住,便仰头看魏无羡,颇为无奈地笑道:“魏公子还没休息啊。”

    魏无羡点点头,蓝曦臣便笑道:“今日中秋宴会,忘机少不了要被灌几杯的,魏公子可要照顾好他。”

    闻言,魏无羡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这两天一直给他灌天子笑的,酒量也提了那么一点点了吧。”

    总算不会出现那种喝到断片的情况了。

    底下的蓝曦臣眼角一抽,硬生生把“云深不知处禁酒”这话憋了回去。二人一个立于屋顶,一个站在地上,很是尴尬地对视了一会儿。

    半晌,魏无羡幽幽地道:“以前怎么不知,宗主这位子真是忙得很啊。”

    蓝曦臣:“……”

    心里挂念杂念太多,他这次闭关时间很长,蓝忘机便理所当然地接手了一切大大小小的事务,每天忙的见不着影。虽说一张木头脸为他省去不少宴席,但少不了必要的应酬。如今蓝曦臣刚刚结束闭关,还在调养,便见魏无羡每天闲的长草,溜来溜去。

    蓝曦臣只好笑笑,绕开了话题。二人聊了一会儿蓝曦臣便道了失陪,扶额离开了。

    魏无羡见人离去,便又把视线对上了那月。今日中秋,饶是这清淡素雅的蓝家也受了这节的影响,办了点小小活动。虽远不敌云梦江氏当年那般热闹,但好歹让这蓝家有了点人间烟火之气。小辈们也有些闹腾,早过了休息的时间,屋里却还传来嬉笑之声,都被蓝启仁一一扣了窗户。

    都说月光最惹情思,连魏无羡这样并不多愁善感之人也起了些许伤感。他再将陈情横于唇边,轻轻吹奏了一曲。

    他一向是喜欢蓝忘机的《忘羡》的,光是在嘴边哼哼就能品到蓝忘机隐秘又炽热的深情。可这银光之下,魏无羡却奏了一段几乎催人泪下的悲曲。细密绵长,如同秋风捧叶,凉意沉沉。

    尾音颤完,他一直等到最后的音节消散在风中,这才低头浅笑:“回来了。”

    身后没有声音,却见一双手从他腰侧穿过,轻柔地揽了过去。魏无羡一手覆上蓝忘机的,一手举起摸他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笑道:“二哥哥,让我好等。”

    蓝忘机不回他,只搂得更紧。温热的吐息撒在魏无羡脖颈上,带着淡淡的酒香和那份与生俱来的清冽檀香,交颈缠绵,给身后人染上几分动人之气。魏无羡心下跳动不止,侧头便在他脸上印上一吻。

    蓝忘机由他动作,不多言语。半晌,突然道:“那酒不好喝。”

    魏无羡嗜酒如命,自然闻得出他身上的酒香微甜,不由笑道:“什么话,这桂花酒可不同街上的杂酒,品质极好,味道肯定是不错的。”

    蓝忘机却道:“就是不好喝。”

    魏无羡被他逗笑了,半哄着问他:“二哥哥为何觉得不好啊?”

    蓝忘机很认真地答道:“你没有陪我。”

    他全身都沐浴在月光之下,连双眸都被映得熠熠生辉。眸色本淡,现下却似是盛满了人间花火,将那盛景一丝不漏地描摹,直看得魏无羡心头猛跳,双颊都难得一次地上了微红。

    很少尝过羞赧之意的魏无羡连打趣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愣愣地消化着蓝忘机那句能记半辈子的言语。可他的二哥哥明显不想给他缓冲的机会,整个身子都贴得紧紧的,唤了一声:“婴儿。”

    魏无羡脑袋卡壳,完全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而等蓝忘机又低低地唤了数下才明白他口中的那婴儿是谁,脸上又是一阵热意翻滚,直直烧到了头顶。

    魏无羡有些慌乱地道:“蓝蓝蓝蓝湛,你先别这么叫我……”

    蓝忘机道:“噢。”慢慢垂下了眼,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从没羞成这样的魏无羡着实觉得面子挂不上,可又没什么可反驳的,晾了一会儿,勾勾蓝忘机的手指道:“蓝湛,下次不许不打招呼就撩我。”

    蓝忘机道:“我没有。”还是那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让魏无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回身捧住蓝忘机的脸,也不顾脸上的热意还未消散,吧唧一声就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蓝忘机眨了眨眼,唇角勾起一点点。他将手放置魏无羡的背上,几乎用了气音开口:“婴儿,此曲何意。”

    魏无羡一听他这么唤自己就不好意思,强忍住别过头的冲动,将自己的额头抵了上去。四眸相对,各自的眼中都装满了彼此,倒影清晰可见。

    他嘘了一声,笑道:“相思。”

    那声音比蓝忘机的还要轻,似是不愿打扰这深沉的夜色,也似是不愿打扰面前这醉了的人。
   

   

   

   

   

【喻黄】约好

       •这里新人请多关照哦
       •ooc是我的😡而且幼儿园文笔嘤嘤嘤😫
       •少天生日快乐😄
       •喻黄的场合怎么能没有老王(bushi)

“现在的媒体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黄少天把手机放到桌上,伸手碰了碰床上人的额头。

“把我们队长的病说的多严重多严重,其实也不过是发个烧。”替人拨了拨有些散乱的发丝,黄少天又接着嘟囔:“倒也挺严重的……竟然能烧到四十度。”

“好多了已经。”喻文州哑着嗓子笑笑,“这几天麻烦少天了。”

“不麻烦不麻烦,跟我客气什么,”黄少天捏了捏他的手,“我这个副队可不是白当的哎呀队长你手心好烫…”

对方并未回答他。抬眼看时,喻文州头微斜,眼睛半眯着看他。

“没事,少天。你先出去吧,别让我传染你。”眉目间依旧一片温柔,睫羽偶尔颤动一下在眼中投出阴影。喻文州反手握住黄少天的,十指相扣。

“我的骑士要是因为我生了病,我会很难过的。”

笑了一会儿,喻文州放开手,翻身闭眼,没再说话了。

“……你你你……”黄少天僵着身子,“你”了大半天也憋不出来下一个字,看着已经背过身去不再理他的喻文州,欲哭无泪。

“队长你撩汉的技能收着点……我受不了了快…”

“不要。”喻文州顺手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声音还带着没有完全褪去的笑。

愣了半晌,看着喻文州蒙的只剩下一颗头,黄少天才脚步不稳地从柜子里又拿了一床被子,顺带着自己一起盖到他身上。

“队长……”黄少天搂住他的脖子,含住他因为发烧滚烫的耳垂,含糊不清地低语。

“我们不是约好了……”

眼看着喻文州笑着扭过来头,黄少天脸红着错开他有些直白的目光,虎牙磨着他的耳垂,隔着被搂的紧紧的。

“嗯,约好是约好了,”喻文州笑道:“但是我忍不住想提前预约的。”

“你这是动用私权。”

“没办法,谁让我有权呢^_^”

“……”黄少天抬头瞪他一眼,却见喻文州眼中热浪翻滚,灼烧着自己的感官。他很少有过如此露骨的眼神,燃着火似的愈烧愈烈,深邃的瞳眸中自己的倒影都像被殆尽,平时柔风一样的细微深情膨胀爆发,席卷上火海滚烫地拍打在身。

“他妈的…”黄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杀了个措手不及,暗骂一声就要上前吻他,被喻文州偏头躲过,只捕捉到耳边细密的发丝。

“少天,会传染的。”

“明明是你先撩我的QAQ!”

“我负责撩,”喻文州笑眯眯的,“约好你生日那天答应你,但不妨碍我撩啊,毕竟我提前预约了的。”

“对哦你提前……不对!什么鬼啊!我可没答应你提……”

“好了少天,战队好多事要处理呢,去吧皮卡黄,晚安。”

黄少天抬头看表,面色冷漠。

“现在是早上九点。”

“哦,那早安。”喻文州闭上眼。

“……”

心脏,心脏。黄少天跳下床,替喻文州掖好被角,倒了杯水把药放桌上。临走前有些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黑发青年正安静地睡着,白皙的皮肤因为发烧的缘故微微发红。眉头微皱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和刚才那个弄的黄少天脸红心跳的家伙判若两人。

黄少天到底还是心疼他的,但心疼归心疼,他不会失了本分。轻轻关上门后整了下衣领,招呼郑轩安排战队的训练任务,自己忙里忙外地跑遍了整个俱乐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

“哈哈哈哈王大眼儿,有没有想我啊?”

“……您拨打的电话无应答,请稍候再拨……”

“靠靠靠靠,有本事说出来后面那句洋话,不会别嘚瑟!”

“嘚瑟你妹,找我啥事?”

“我当着全世界人民的面向队长告白的视频发我一份!”

“……你丫不会上网搜啊?”

“呵呵呵记者拍的我才不看,我知道你偷拍了别狡辩,赶紧的赶紧的!哈哈哈哈你是不是暗恋我啊竟然偷拍!看来你也被本剑圣的帅气英姿迷倒了啊哈哈哈……诶真可惜我的心只属于队长一人你就孤独终老吧哈哈哈……”

“黄少天。”

“啥???”

“你把手机贴紧耳朵,我给你说句话。”

“不会吧你是要表白我吗来来来本剑圣洗耳恭听!”

“贴好了吧?”

“好了好了,快说快说!”

黄少天只听见那边深吸了一口气。

“我爱死你了!!!”王杰希大吼,然后麻利地关闭通话,手机放兜,扭头就走。

那厢王杰希才发现高英杰站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这厢黄少天就已经吓的坐到了地上。

“……王杰希我日你妹……”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黄少天捂住自认为受伤的右耳,咬牙切齿,痛不欲生。

手机响了一声,黄少天知道是王杰希给他发过来了视频,但此时也顾不上去看,捂着耳朵隔空喷了那混蛋十多分钟的垃圾话,等确认耳朵没受什么损伤是才龇牙咧嘴地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点开那个视频。

世界荣耀联赛决赛的冠军争霸,以夜雨声烦一把妖刀带着寒光侧锋刺出的最后一剑而尘埃落定。等到“荣耀”二字最终闪烁于屏幕,黄少天才感到眼前发黑,腿软到站不起来。

离他最近的方锐搀着他走上颁奖台,一瞬间光芒万丈,他们一行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了点不真实的感觉。人声鼎沸,观众席上那专属于他们的红色正疯狂涌动,国旗上的五星像是在发光,亮过灯火。

这一刻,时代被他们紧握。

真好啊。黄少天半倚在方锐肩上,看着离自己并不远的那人的侧脸。喻文州的笑直落进心底,带上点醉人的意味。黄少天安静地看着他,突然就站直身子,不顾方锐的阻拦跌跌撞撞地跑到那人身边。

喻文州顺从地被他拉到台中央,看着黄少天举起他的手,笑意更是止不住地蔓延。

黄少天从来就不是什么遮遮掩掩的人,他等着人群逐渐安静,千万目光汇聚到二人身上,稳稳情绪,扭头看了眼身边的人,笑容灿烂。

视频里的人影晃动不平,仅能听到他的一句喊话。

我爱他。

“卧槽啊!”王杰希的声音从视频中传来,随后画面终于平稳。黄少天把喻文州的手举得老高,背影模糊,只看见喻文州借着被握住的手把人一拥入怀。灯光很配合地在他们身上闪烁,强度有些刺人。除了王杰希刚刚那一句常年不流出口的骂话,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等到人声重新沸腾,记者的闪光灯嚓嚓嚓接连不断地响起,才看见喻文州凑到黄少天耳边低语。

画面里的人物放大了点,可能是王杰希上前了一步,但也只是录到了喻文州的笑,仅一两秒就黑了屏。

视频到此结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黄少啊!黄少啊!”徐景熙死命晃着黄少天,哭丧一样地叫着:“郑轩安排我和小卢jjc单人pk啊!本天使是个治疗啊!治疗啊!他怎么忍心……”

“okok景熙你先放开放开!”被晃的差点看见星星射线的黄少天拼了命地从徐景熙手中挣脱,对他伸出一根手指。

“你看,这是几?”

“这是小卢的落凤斩!不对!是银光落刃!不……”

完了,这孩子没救了。

刚忙完的黄少天心塞极了,一整天又是整理文件又是接受采访,忙到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好不容易搞定一切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刚刚来战队看了眼情况就简直要疯。

百般纠结到底该怎么安慰面前的小治疗,黄少天一扭头就发现李远一身黑气地走到自己面前。

“……你是煞气上身了吗……”

“黄少,”李远冷冰冰地开口,“郑轩让我把小精灵放出来,然后让宋晓,一,个,一,个地杀了。”

“……老李你先冷静……”

“我很冷静!很冷静!”李远痛哭流涕,“我可爱的小精灵们,它们死的好惨!他们……呜啊啊求抱抱呜呜……”

黄少天:“……”

把战队交给郑轩果然是一件错事,他之前就该想到的。

“郑轩人呢?”

李远停止嚎哭。

“他说他要去照顾队长。”

“……”

蓝雨训练室出现了十分罕见的沉默。

“卧!槽!郑轩你他妈放开我的队长!本剑圣跟你没完……”黄少天脚踩祥云,头顶光环就飞出了训练室。

“……我开始心疼队长了,左一郑轩,又一黄少。”李远喃喃。

徐景熙没理他,还在报着卢瀚文第n次秒杀他时放出的技能。李远看他一眼,心想这庙药丸。

走廊里很安静,只听到中央空调制冷的声音。喻文州是在坐返航的飞机上生病的,在医院里调整了片刻又强撑着回到蓝雨,把一些重要的资料亲手交给上级后才晕倒在了办公室。当时推开门的经理吓得差点跪到地上,立刻联系医生,把这事闹的沸沸扬扬。上至蓝雨内部管理,下至刚好路过的扫地大妈,一群人把那件办公室堵了个水泄不通,甚至惊动了媒体。

匆匆赶来的黄少天被这阵势吓得不轻,再一看所有人都一副死了人的表情更是面如土灰,以为自己的内定男友死于非命,直到医生呵斥着让路黄少天才终于挤进了人群。

听医生说喻文州只是体力不足外加低血糖晕过去的时候人群才有了松动,或是真诚或是敷衍地表达了几句关心后三三两两地离开。黄少天心疼得要命,他知道为了那场决赛喻文州过得有多辛苦。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去研究对手,早上连饭都不吃就和叶修他们讨论战术。其实拼命的不止他一个,那段时间就算是张新杰也不会准点上床,但黄少天就是最心疼喻文州。每天早上看着他越来越重的黑眼圈,刚想开口关心一下就被抢了先。

“少天,晚上早点睡,你眼睛那么红。”

“……嗯。”

怂个屁!黄少天想锤死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喻文州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一颗脑袋露了出来。

“……郑轩你干嘛?”

“……黄少下午好…好久不见啊……”郑轩看起来有些心虚地打着哈哈,让黄少天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你把队长怎么了?”

“……黄少你今天又帅了真是压力山大啊拜拜!”郑轩刺溜一下蹿走,快到有了残影,抓都抓不住。黄少天对着人离去的方向翻个白眼,想着这是队长房间要保持形象,又发觉自己在队长面前的形象早就毁了十万遍,索性什么也不管就又冲着刚才那地方竖了个中指。隐隐约约地听到训练室椅子被踢翻的声音和郑轩的惨叫,心下一阵暗爽。

都躁动起来吧伙计们!黄少天带着笑闪进喻文州的屋里,却被床上人灼灼盯着他的目光一下子弄红了脸。

伙计们怎么办我躁动起来了。黄少天低着头一步步挪到喻文州床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不怎么烫了。

“郑轩照顾的很好,”喻文州的声音比早上清亮多了,“帮我开窗通风,提醒我吃药,又拿了午饭。”

“???他这么厉害?”黄少天有些奇怪刚刚郑轩的反应,“他刚刚见了我跟见了黑帮大佬一样,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被他当成实验品然后实验失败……”

“他不过是上了我的床。”喻文州云淡风清。

“……雾草???队长你你你竟然……不行你的床只有我一个人能上!”

“他只是在我床上睡了会儿,”喻文州眯了眯眼,笑的纯良,“少天想哪去了?”

“……你说的那话谁不会误会啊!而且郑轩那家伙居然照顾你的时候睡觉简直有猫饼,队长我跟你说……”

“先等等,”喻文州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伸出一只手在他脖子上捏捏,“少天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把脸红的人搂过来拉坐到床边,自己半起身环住他的腰,头放在黄少天的肩上,笑的开心。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你想的是什么意思啊……”后背紧贴胸膛,透过几层薄薄的布料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黄少天稍微偏头,又咬住了那人的耳朵,脸红红地问。

“上来。”喻文州没回答他,拉着黄少天往床上倒。

“郑轩说我的床舒服,往上一趴就睡过去了。”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到被子上,坐起来倚着枕头抱他。黄少天心里砰砰跳着,手捏住喻文州的脸凑上前去:“你把他踹下去呗。”

“他挺累的,前几天帮着你干活,让他歇会儿。”

“明明队长你更累,你看都累出病了。”

“应该的,”喻文州吻他的额头,“少天辛苦了,回来之后都没有好好休息。”

“不能总让队长忙,你看你自从当了队长后我这个副队都没什么用。”

“不可以累着少天,”喻文州捧住黄少天的脸对视,“我的少天是用来宠的。”

“……嗯……给你宠给你宠……”黄少天学蚊子哼哼,眨几下眼瞟向别处,“队长别这样看我……我忍不住想亲你……”

喻文州没回应他,歪着头笑。

“我们还没拉勾呢。”

“拉勾?”

“少天忘了?”喻文州一副委屈的模样,“颁奖台上你说的。”

“……哦……”黄少天咬着嘴唇,“有什么好拉的嘛……那么小孩子气……而且是你提议的,我当时可是一口否决的。”

“少天当时明明是说回去再拉的。”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黄少天被自己噎了一下,看着一脸无辜的喻文州,还是伸出了手。

“来咯。”

“嗯!”喻文州像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唇角的弧度那么漂亮,看的黄少天心里一阵悸动。回过神来就看见两人的小指已经勾到一起,拇指轻轻一碰,极其简单的动作却仿佛一个真正的誓言。黄少天悄悄抬眼看看喻文州,面前人垂着眼睑,依旧温柔。

四点多钟的太阳早就卸去了伪装自己的铠甲,携着晚霞从拉的不算严的帘间流过,落了遍地静和旖旎。丝丝光线映着喻文州的黑发,连眼角都沾上了些许。黄少天就这样愣愣地看着他,恍惚着。

跟他过一辈子吧。

“少天,约好了,”喻文州的声音染着几年间不变的温柔,如流水般缓缓缠绕,“生日那天,我娶你。”

“你又乱改词了……明明是答应我在一起的。”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结局都一样,不差那几个字。黄少天对着他笑。

反正都约好了。

一一END一一

听说后来王杰希和郑轩偶然碰见后莫名地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并不是)